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返回首页    中国文明网总站 |  联盟网站  | 河源网
[字体大小: ] [打印] [关闭窗口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河源家训
山东曲阜孔府:诗礼庭训传家久
时间:2017-09-11 10:07:00

    衍圣公府,俗称“孔府”,位于山东省曲阜市明故城内,是孔子嫡系长子孙居住的府第。“衍圣”寓意圣人之道繁衍不断、长盛不衰。孔子嫡孙一直恪守诗礼传家、孝悌忠信之祖训,其族人修身齐家、修己达人、为政以德的事迹不绝于史,以“礼门义路家规矩”著称于世。一部明万历十一年(1583年)颁布的《祖训箴规》,被孔姓族系尊为“圣典”,对孔氏一门形成启德向善、遵规重矩的家风产生了深远影响。

   

  春秋时的一抹阳光透过桧柏洒向曲阜阙里的庭院,孔夫子立于院中,缓缓对儿子孔鲤说:“不学《诗》,无以言”、“不学《礼》,无以立。”历史就此定格,一幅垂世千古的“庭训”由此诞生,让后人回味。

  孔子(前551—479年),春秋时期我国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他崇尚尧、舜、文、武之道,信奉周公礼乐制度,是一位站在先贤先圣肩膀上集大成的文化巨人,开创了长盛不衰的儒家学派,被后世尊为“圣人”。在《周易·系辞传》中,孔子强调:“君子居其室,出其言善,则千里之外应之,况其迩者乎?出其言不善,则千里之外违之,况其迩者乎?”这句话的意思是一个人说的对、行的正,远近的人们都会赞成;说的不对、行的不正,远近的人就都会反对。君子修身,必须择善而从,慎其言行,率先垂范,才能引领风尚。孔子儒家学说的这些主张,不仅为世人所接受,更为其族人所遵循,对孔氏家族家风的形成影响深远。

  祖训箴规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是古人的生活智慧。

  孔氏家族屹立于世数千年而“不倒”,族人持之以恒秉承祖训的内在定力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

  公元前479年,孔子与世长辞后,他的伦理教诲与质直言行便被其后裔代代相承。秦时的孔鲋,饱读诗书,当无道的“焚书”来临时,睿智地做出“鲁壁藏书”的举动,毅然舍弃家业,投入到抗暴的义举之中,践行了“道不同,不相为谋”的祖训;东汉的孔融四岁让梨自不必说,他与兄长孔褒因“望门投止”的张俭,与母亲上演了“一门争死”义烈壮举,实现了“君子喻于义”的叮嘱。

  秉承祖训,俨然成为孔氏家族的传统习性,他们在生生不息中一路走来,不断演绎着生命的风景,不乏名垂青史的人之楷模。

  当历史跨入明代,孔氏族人早已遍布全国,大宗小宗、族长户头,井然有序。但要想管理好这一庞大族群,实属不易。这一重任恰好落在六十四代衍圣公孔尚贤肩上。

  孔尚贤,嘉靖三十五年(1556年)袭封衍圣公,袭爵之初立志要“远不负祖训,上不负国恩,下不负所学。”但起初未能实现他的抱负。万历年间,孔尚贤因进京朝见时随带土产贩卖,贪图驿站便利,遭到“考成法”的整治。再者,岳祖父严嵩家族因贪婪带来的恶果也冲击着孔尚贤的心灵。

  富贵似烟云,道义须永恒。孔尚贤反思着,从错误中汲取教训。

  于是,为了贯彻祖训精神,约束族人的不当行为,万历十一年(1583年),孔尚贤颁布了具有纲领性质的族规《孔氏祖训箴规》。

  《箴规》开宗明义:“……我祖宣圣,万世师表,德配天地,道冠古今。子孙蕃庶,难以悉举。故或执经而游学,或登科而筮仕,散处四方,所在不乏。各以祖训是式,今将先祖箴规昭告族人。……”

  《箴规》条例共计十条,其中不乏为人行事的道德规矩,强调了“崇儒重道,好礼尚德”等孔门传统,要求子孙无论何地、从事何种职业都要遵守“父慈子孝,兄友弟恭,雍睦一堂”、“克己秉公”、“读书明理”、“勿嗜利忘义”的家规。

  孔祥胜(山东省曲阜市孔府文物档案馆馆长 孔子后裔第七十五代孙):  

  这部孔氏祖训箴规共十条,涵括了各阶层族人为人做事的生活准则。它的形成并非一蹴而就,而是经过长时间积累、反思、修订而成。因为孔家长期受到朝廷优渥,所以在条件内容上制定得非常详细。其主要目的是教育约束族人如何秉承孔子的“八德”思想,身体力行去践行“孝、悌、忠、信、礼、义、廉、耻”。 

  严嵩父子贪腐案发后,严嵩曾来找孔尚贤,希望孔尚贤能够出面求情。严嵩在门口板凳上坐等了一天,孔尚贤不徇私情,始终不予接见,留下了“冷板凳”的故事。

  细雨润物,在漫长历史演进中,孔子的八德之训、《孔氏祖训箴规》塑造出了族人温文儒雅、质朴正直的品格,也塑造了孔氏族人崇德尚勤、廉洁礼让的风尚。孔氏一门之所以历代受到人们敬慕,与其族人家风、家规的教化紧密相联。

  礼门义路 

  岁月的脚步匆匆,一代代“衍圣公”已渐行渐远,但绵延千年的孔氏祖训家风依然信步走到了今天。祖训造就了孔氏族人孝悌忠信的传统,也成就了谦恭礼让的儒家风范。

  明洪武十年(1377年),奉敕新的府第竣工,前衙后宅生成。此后不断扩建,形成了八进院落,东、西、中三路的布局,大门赫然悬挂着“圣人之门”匾额。整个府第表现出“和谐”和“秩序”的建筑理念与孔家特有的文化品味。

走进圣人之门,其建筑的道德教化无处不在,这里的一廊一柱、一匾一画,无不散发着圣裔门庭的祖训气息,体现出屹立千年而不朽的家规力量。最显著的要数内宅门照壁上绘就一幅貌似麒麟的图案。此动物传为天界神兽“\”,它虽貌似麒麟,却与其有着天壤之别。\生性贪婪,在其四周“八仙过海”中神仙赖以漂洋过海之宝它都拥有了,却仍不满足,还对着太阳张开大口,妄图占为己有。

  此壁画寓意显而易见,就是告诫子孙切莫妄为圣裔,有悖祖德,为官要廉洁清明,所为要经得起良知的评判。

  旧时,每当衍圣公出门公办,路过此地,随从都要高喊一声:“公爷过犭贪了!”此刻对于衍圣公来说,犹如空中飘来一声“取之有道”的祖训。

  曹丽霞(山东省曲阜市孔府管理处副主任): 

  在《论语》中有这样一句话:“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饱读诗书的圣人后裔绘戒贪图于家门,目的就是希望家族后(人)裔以此为鉴,牢记祖训。出门在外要秉持为政以德的家风,克制私欲、顶住诱惑、廉洁奉公。 

  受此环境熏陶的历代衍圣公都非常自律,很多人一生不但宣扬推行孔子的思想和主张,而且成为各个时代勤政廉洁的典范。 

  诗礼传家的孔氏嫡裔,自小便熟读经书、聆听祖训、崇尚德仁,幼小的心灵上刻下敬畏、爱人的烙印。他们奉祀先祖,为政以德,由此造就了“不愧良吏”的累代衍圣公。

  早在元代,受祖训的影响,孔子第五十三代孙孔治为官时,就有“孝友仁厚,公谨廉明”的美誉。在儿子孔思诚任曲阜县尹之初,告诫曰:“毋妄怒,轻笞人。邑中长者视之如父兄,幼者抚之如子弟……”

  孔子第五十七代孙孔讷“为人严谨,天性仁孝”,乐善好施,对无力婚葬的乡邻,时常解囊相助。

  明崇祯十三年(1640年),山东发生灾荒,瘟疫肆虐,六十五代孙孔胤植奏请免除粮税,并出钱物救济灾民,先后救活“数千人”。

  不单是衍圣公遵循祖训,好礼尚德,同门六十七代孙孔毓珣也在《箴规》的教化下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成为一代良吏。他在任四川龙安知府期间,“因俗为治,弊去其太甚,边民安之。”升湖广上荆南道,筑堤捍江,民称之“孔公堤”。升广西总督,核实常平仓,春耕借粮于民,秋收还仓,丰年加息,歉年免息,荒年次年还本。

  难怪雍正帝召见孔子七十代孙孔广棨时不由感慨到:“至圣先师后裔当存圣贤之心,行圣贤之事,一切秉礼守义,以骄奢为戒。”

  孔德铭(世界孔子后裔联系总会副秘书长、山东省曲阜市孔子世家谱研究中心主任 孔子后裔第七十七代孙): 

  这部《祖训箴规》浸染了许多时代特点。比如《箴规》第一条就讲到祭祀,祭祀的主要目的就是不要忘本,守住本分。《箴规》还有“好礼尚德”、“勿嗜利忘义”、“克己秉公”等公德条例,是从社会层面对族人的约束。就是说做人要肩负起厚重的社会责任,无论官民、贫富。作为孔家人,这是我眼中祖训的最大特色和亮点。 

  现实意义 

  礼乐传家久,诗书继世长。

  两千五百年来,孔氏祖训中积淀了许多中华民族优良的道德传统,是一笔极具特色的宝贵历史文化遗产。家训,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家教,是人生起步的定位坐标,也是家族荣辱观的价值取向。

  孔令绍(孔子后裔第七十六代孙): 

  说到我们孔氏大家庭的家风,那就是“诗礼传家”。“诗”和“礼”是什么?我认为:是孔子为我们标出的人的价值观和人生观当中两个重要的元素,也就是:人生在世,既要有文化,又要守规矩。 

  孔子说的“学诗”,我认为有两层含义:一是学习知识;二是通过学习修身养性。再说“礼”,“礼”是什么?就是规矩,不以规矩何以成方圆。规矩,在家庭中叫家规;在单位里叫守则,在社会上叫秩序;在政党中叫党纪;上升到国家层面,就叫法律。它们都是一脉相承的。一个人,本事再大,也要在一定的框架内有序参与。 

  衍圣公府的孔氏家族是中国传统家族的典型代表,其祖训更是传统家训文化的活化石。从春秋时代的“学诗礼”到明代的《孔氏祖训箴规》,一直是孔氏族人的行为指南和道德规范。家规的力量在于明是非,知廉耻,懂礼让,守本分,有良知。齐家治国、家齐国治,家规启迪着我们正确认识、理解家风和政风的关系,为家族乃至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提供强大的精神支撑和不断前行的动力。

  (选自中央纪律监察部网站)

责任编辑:李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