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返回首页    中国文明网总站 |  联盟网站  | 河源网
[字体大小: ] [打印] [关闭窗口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客家古邑
黄埔一期有个河源人罗焕荣
时间:2018-08-07 11:20:00

罗焕荣故居外的罗焕荣像和生平简介。

  在中国近现代革命史上,黄埔军校是一个极其特殊的地方,在将星如云的黄埔一期,有一名河源人——罗焕荣。

  出生于河源市源城区埔前镇上村村的罗焕荣,于黄埔一期毕业后,两次参加东征,蒋介石曾赠他“中正剑”。

  国共合作破裂前夕,罗焕荣拒绝蒋介石的提拔,奔赴惠阳平山训练农军;“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他两次领导平山起义,声援海陆丰第一次武装起义;兵败被俘,壮烈牺牲,年仅27岁。

  上村大力士,年少时在当地就成为传奇人物

  三伏天的烈日下,源城区埔前镇上村文化广场,有一名少年和教师在排练歌舞节目,附近的农人戴着草帽,坐在阴凉处远远观看。

  这里是烈士罗焕荣的家乡。虽然他已在90多年前牺牲,但埔前人依旧在怀念着他。

  1900年11月5日,罗焕荣在埔前镇上村楼角下祠堂出生。他的祖父罗树嵩(又名罗寿松、罗元英),乳名罗阿昏,考取秀才功名。父亲罗鸿恩、母亲王二娘都是河背王屋人。这是一个较富裕的家庭。

  经村民指认,我们找到了罗焕荣的故居,这是一栋建于清咸丰年间的古宅,当地人称其为“楼阁(角)”。从已经变得狭窄的侧门进去,是厚达110厘米的三合土夯墙。据测量,这古宅墙高约10米,墙厚1米有余,占地面积约400平方米。150多年前,一个名叫张三娘的寡妇用了3000担谷的钱,将楼角建好。罗焕荣出生后,这里便成了他读书、休息、练武的地方。

  当年在村里显赫一时的高楼坚壁,现在只剩了四面墙。直到现在,村里年过八旬的老人们,还记得长辈给他们讲的罗焕荣练武的故事。在那个国民身体素质普遍孱弱的年代,在同辈人眼里,勇武刚猛的罗焕荣,是一个近似于大刀王五、霍元甲的传奇人物。他们曾在不经意间跟子孙们讲述过这个传奇人物的各种传奇故事。

  89岁的罗福如,是罗焕荣的侄子。说到老叔练功时的情景,他一脸郑重:“他就在这里打沙包,3个沙包同时打。”罗福如说,罗焕荣身手敏捷,能够一边击打3个沙包,一边毫发无损地在沙包间腾挪跳跃。

  罗焕荣还天生神力。关于这事,村里知道的人更多,罗玉如、罗日康等都知道。“他把两个手的大拇指翘起来,能把100多斤的甘蔗用码秤提起来。”

  威武有力的罗焕荣并不愿意只当个莽夫,他的父母也愿意供他上学,请了村里的读书人邓术斋来罗家私塾教他《三字经》等童稚发蒙读本。

  罗焕荣不用担心银钱的事,他自幼善良,善待家中佣工,经常接济村中穷苦人家。一份关于罗焕荣的简介资料里提到,1907年罗焕荣入河源县乐育高小,1920年入紫金乐育师范,1922年因学潮传到广州,入广州市师范学校第二部学习。

  1952年土改时,上村的人们重新分房分地,在罗焕荣房间发现了《三国演义》《红楼梦》《水浒传》《孙子兵法》等书籍。不消说,这是罗焕荣少年时视为珍宝的书籍。这些书籍给了他哪些养分?这从他离家之后的作为能看出来。至少,培养了他英武的男子汉气概,也希望他能为国家贡献一份智与力,让国民过上好生活。

  黄埔一期生,罗焕荣家发生惨痛变故

  极具武人气质的罗焕荣,终究从军去了。

  罗焕荣牺牲多年后,有人在他故居发现了一份黄埔军校第一期学生毕业证书,毕业时间为1925年1月8日。

  黄埔一期入校生499人,加上后编入一期的湘军讲武堂保送生158人、四川保送生20多名,共约700人,成功毕业的有645人。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生将星如云,在随后20多年的中国历史舞台上,是极为耀眼的一幕:国民党方面有宋希濂、陈明仁、黄杰、郑作民、胡宗南、杜聿明、郑洞国、范汉杰、李默庵、李仙洲、关麟征、黄维、王敬久、孙元良、贺衷寒等,共产党方面有蒋先云、金佛庄、李之龙、王一飞、左权、徐向前、陈赓、周士第、王尔琢、刘畴西、彭干臣、许继慎、侯镜如、曹渊、阎揆要、蔡申熙、宣侠父等。

  黄埔军校校长蒋介石,对第一期学生关怀备至,寄予厚望与期待。他在为第一期学生训话时说:“不是为哪一个人做事,是要为党做事,为国家做事,为主义做事。”

  黄埔军校训练严格,军纪严明,受训期间就参加过实战(如东征陈炯明)。在民国初年的动荡年代,黄埔一期生胸怀家国,士气高昂,舍生取义不怕死。东征期间,黄埔生阵亡率达10%,这是非常高的数字。

  在黄埔军校招生期间,中国共产党也选派了很多学员。周恩来后来回忆说:“当时,黄埔军校有六百学生,大部分是我党从各省秘密选派的左倾青年,其中党团员五六十人,占学生的十分之一。”据《共产党人与黄埔军校》一书记载,罗焕荣是1923年的社会主义青年团团员。

  1923年,罗焕荣由陆军讲武学校教官朱乃斌介绍加入国民党。时值国共合作期间,很多共产党员、社会主义青年团团员都加入了国民党,在国民党的“羽翼”下公开合法地开展农民、工人运动。

  1924年春,在国民党第一届中央执行委员谭平山的保荐下,罗焕荣投考黄埔军校;同年5月,他被编入黄埔军校第一期第一队步兵科。入校前,他回埔前和周新姐结了婚,婚后第三天,便辞别新婚妻子赴穗。同年,罗焕荣加入中国共产党。

  就在这个时候,罗焕荣家发生了惨痛的变故。当时,陈炯明、杨坤如虽然占领了埔前一带,但当地治安很混乱,罗焕荣的妻子周新姐和弟媳朱新娣被当地恶棍勾结土匪抢走,祖父被以抗缴田赋罪名下狱遭折磨致死;祖母去理论时,当场被捅了一刀,不久伤重不治;父亲罗鸿恩背井离乡,到南洋谋生,后不知所踪。身在广州的罗焕荣,并不能及时回去报仇。肝肠寸断的他,只能化悲痛为力量,发奋学习,希望学有所成后能使天宇廓清。

  东征表现出色,蒋介石赠他“中正剑”

  1924年10月,广州商团发动叛乱,妄图推翻广东革命政府。15日,李福林、莫雄、范石生、吴铁城等与湘军、黄埔学生军、工团军、农团军等部,冒着居高临下的商团军火力网,激战4小时,全歼广州、佛山叛乱商团军。罗焕荣也参加了这次战斗,获得了实战经验。军校毕业后,罗焕荣被派往黄埔军校教导二团担任连队基层干部。

  1925年2月,军阀陈炯明趁孙中山应冯玉祥之邀,北上共商国事且病重之际,发兵进攻广州,企图恢复他在广东的统治。这是孙中山北上后的第一次东征。罗焕荣所在的黄埔军校教导团和第二期、第三期的入伍生第1营,组成3000人的学生军担任东征主力,参加了淡水、白花、平山及揭阳棉湖等重大战斗,经过两个多月的战斗,陈炯明的主力被打垮,第一次东征取得胜利。

  1925年6月初,滇桂军阀杨希闵、刘震寰发生叛乱,东征军奉命撤离东江,回师平叛,一周之内,击败杨刘叛军。1925年7月,广东革命政府由大元帅府改组为国民政府,国民政府随即将所辖各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10月,国民政府进行了第二次东征,彻底消灭陈炯明军队,统一广东革命根据地,为北伐奠定了稳固的基础。

  在这几场战役中,罗焕荣表现出色,多次受到上级褒扬。在第二次东征中,在攻打惠州城时,被编入第一纵队第一军第一师的罗焕荣奋勇冲杀,不幸中弹负伤。

  罗焕荣侄儿罗玉如回忆说,第二次东征打到惠阳时,罗焕荣中弹负伤后,曾在泰美毛沙养了一段时间的伤。伤愈后,罗焕荣与徐向前、王逸常等一起留在黄埔军校当教官,培养革命预备军官。在这期间,他还兼任第六届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和省港罢工委员会工人纠察队军事教官。第六届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有学员327人,担任所长的是毛泽东。

  罗焕荣与徐向前是同事,平时关系应该很好。罗玉如说,他曾亲眼看过罗焕荣和徐向前、王祯祥一起在黄埔军校拍的合影。另一位80多岁的老人罗荣昌,也记得自己曾亲眼看过罗焕荣和徐向前、周恩来、蒋介石四人一起在黄埔军校时的合影。

  在河源市革命烈士纪念馆,保存有蒋介石赠送罗焕荣的“中正剑”一把。这是蒋介石赠送给得力干将和有功人员的随身短剑,剑柄铜套两面各铸有“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及“校长蒋中正赠”字样,剑刃两面刻有“成功成仁”字样。

  拒绝蒋介石的提拔,奔向平山训练农军

  1926年“中山舰事件”发生后,中共广东区党委吸取教训,成立以周恩来为部长的军事部,为加速培养革命势力,党组织就选派一批有军事知识的共产党员和革命分子到各地组织农民自卫军。

  在2000年版的《河源县志》上,记载了这样一件事:罗焕荣被派往惠阳县平山区(现属惠东县)农民联防办事处当军事教官。行前,蒋介石想留下他,许以营长职位,被他断然拒绝,而后他直奔平山。平山农民联防办事处实际上是共产党办的农军学校。罗焕荣到平山后,曾用嘲笑的口吻对人谈起这事:“一个营长能带多少兵,惠阳的农民军有3000人之多,这比当营长阔气得多。”

  罗焕荣和第四期的黄埔军校毕业生郑祝、伍中豪等人,根据当时广东省颁布的农民自卫军组织大纲的要求,吸取黄埔军校和广州农讲所经验,以及根据当地农民武装斗争的特点进行教学。除严格地传授军事技术外,还强化了政治教育,给队员讲授《社会进化史》《共产主义ABC》,给学员传达共产党的报刊刊载的消息,使农民自卫军坚定信仰共产党。在他和其他教官的精心培养下,平山区的200多名农军战士,逐步成长为有一定政治和军事素养的农民武装,以敢打敢拼闻名全县,农军后来成为领导和组织两次平山起义的重要力量。

  两次领导平山起义,身陷敌手英勇就义

  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中共广东区委作出5月初在东江、北江、琼崖、南路、中区各路同时举行大暴动的战略决策。在紫金发生的“四·二六”暴动,便是在这一背景下进行的。

  惠州警备司令胡谦命营长邹范(中共党员)进攻平山农民联防办事处。中共惠州地委得知情报后,在中共东江特委的领导下,决定组织全县农军,配合邹范起义。但邹营中有个连长不同意起义,并将消息告诉了胡谦,胡即令刘(炳粹)团回师平山包围邹营。

  4月30日晚,由何友逖、罗焕荣指挥的平山第一次武装起义爆发,农军400多人包围平山圩。虽因内应失误,起义并未成功,但有效分散了当局兵力,保证了海陆丰第一次武装起义的成功。

  1927年5月9日,刘炳粹团攻陷海丰。为切断敌人供应线,扰乱其后方,减轻海陆丰游击区的压力,中共惠阳地委又决定组织第二次平山起义,由罗焕荣任总指挥,并和土匪游瘢华约定一起进攻平山,但游瘢华串通驻平山刘军,使胡谦增派王尧营进驻平山。5月26日夜,农民自卫军400多人分三路包围平山。激战3个多小时后,由于装备简陋、敌众我寡,天亮后敌军出击,农民自卫军不支而退。罗焕荣沉着指挥,顽强抗敌,击退尾追敌人多次进攻后,撤至青龙潭村。

  这时,农民自卫军还不知道土匪游瘢华与敌军暗中勾结,还约他到青龙潭议事。土匪趁机向农民自卫军发动突然袭击,罗焕荣被俘。

  在狱中,胡谦以恢复自由和重赏为诱饵,以使罗焕荣劝农民自卫军交出武器。他将计就计,传出纸条,利用暗号,通知农民自卫军立即转移所有枪支。此后,胡部软硬兼施,经过一个多星期的诱、骗、拷、逼等手段,仍毫无所获,便下令由游瘢华将罗焕荣处决。

  1964年6月,当年与罗焕荣一起领导平山起义、时任广东省侨委会副主任的何友逖倡议,平山人民公社在平山石公爷黄牛山脚下为罗焕荣兴建一座墓碑。1975年5月,因兴建惠东县图书馆,罗焕荣墓被搬迁至县龙峰剧院一侧;1999年元月,因兴建惠东县人民文化广场,搬迁至南湖公园内。

  在罗焕荣的家乡,乡亲们用另外一种方式来纪念他——上村村罗氏祖祠内外,悬挂着同一张罗焕荣的画像,这是他就读于黄埔军校时的留影。为弘扬和继承罗焕荣对党忠诚、甘于奉献、不怕牺牲的革命精神,上村村不仅修建了红色文化长廊,还正着手修缮他的故居,全力打造广东红色村。(河源日报)

责任编辑:李玲